首 页 | 雅安佛教 | 佛教新闻 | 通知公告 | 佛教文化 | 佛教素食 | 佛学研究 | 法师开示 | 佛教问答 | 智灯大和尚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 
当前位置: 首页>佛教文化 > 佛学研究 >
林散之与禅——纪念林散之先生诞辰110周年卧牛山人
发布日期:  编辑:fzmx00  浏览:  改变字体:

林散之与禅——纪念林散之先生诞辰110周年卧牛山人

(三)多觉悟。艺术创作离不开灵感。灵感,是文艺、科学活动中因思想高度集中、情绪高涨而突然表现出来的创造能力。创作者在丰富实践的基础上进行酝酿思考的紧张阶段,由于有关事物的启发,促使创造活动中所探索的重要环节得到明确的解决,一般称为获得灵感。严肃勤奋的劳动态度和负责精神,丰富的实践经验和知识积累,深厚的艺术修养和艺术技巧的把握,是获得灵感的前提。

关于成才同灵感和汗水之间的关系,爱迪生曾说过:天才是1%的灵感加上99%的汗水。从小到大,老师都会用爱迪生这句话教导我们好好学习、天天向上,现在才知道,虽然伟大的发明家确实说过“天才是1%的灵感加上99%的汗水”这句话,但是,我们的老师和教材偏偏每次都要漏掉爱迪生后面那关键的一句话:但那1%的灵感是最重要的,甚至比那99%的汗水都重要。

林散之在书法艺术上达到登峰造极的高度,离不开他的勤学苦练,更离不开他的“悟”。那就是“只瞄准一个点”。

英国生物学家克林莱斯曾拍到过一组精彩镜头:有一种麻雀大小的鸟儿,停在沙地上觅食,潜伏在沙子里的蛇猛地张开大口窜了出来。鸟儿用自己的爪子一下又一下地拍击着蛇的头部。蛇依然对鸟儿攻击不止。鸟儿一边躲闪着蛇的血盆大口,一边用爪子拍击着蛇的头部,其准确程度分毫不差。就在鸟儿拍击了一千多下时,蛇终于无力地瘫软在沙地上,再也爬不起来了。生物学家唯一能解释的答案,就是这种鸟儿在经过长期的积累后,终于掌握了一套对付蛇的办法,那就是瞄准一个点,持之以恒地用爪子击打蛇的头部。

在现实生活中,很多人之所以失败,就是没有瞄准一个点,持之以恒地走下去。而林散之在诗、书、画方面的成就,尤其是人们认可度最高的书法成就,是“六十以后,复专写草书”,他瞄准了一个点,并坚持走到了“生天成佛”。林散之给我们的启示:只瞄准一个点。这个点,就是自己所定的目标。只要瞄准这个点,哪怕力量微小,但只要坚持,就一定能够到达彼岸。

(四)低姿态。前面,我已经说过,1951年,党和国家授予黄宾虹“人民艺术家”称号时,有记者问他,“将来谁能继承您的衣钵?”大师手捋银须,微笑作答:“在和县乌江乡下有个叫林散之的,他可以。”1958年,林散之61岁,作《作画有感》:“寒林已失营丘李,薄海空传潭渡虹。绝学蹉跎衣钵在,千山风雨怅前踪。”1964年,林散之67岁,前往歙县瞻仰恩师黄宾虹位于潭村的故居,作《题虹庐》,有诗句:“衣钵可怜辜负了,名山事业误匆匆。”自谦有负恩师生前承继衣钵之厚望,一直保持低姿态。1968年,林散之71岁,作《赠圆澈归五台》,有诗句:“平生衣钵在,何处觅传灯?”1973年,《人民中国》杂志第一期首页刊出《清平乐·会昌》草书条幅,引起震动。日本代表团来拜会,称其是中国的“书圣”,林散之说:“瞎吹。我不承认。站住三百年才算数。百年定论。古人说过‘盖棺定论’。杜工部说‘千秋万岁名,百年身后事’。”是年,林散之76岁,大器晚成,作《闭门》,有诗句:“闭门谢客防言过,因病偷闲悟画禅。”由林散之的《闭门》诗,我联想到低姿态的西安跪射俑。

在西安秦始皇陵兵马俑博物馆,我看到那尊被称为“镇馆之宝”的跪射俑,这是保存最完整的、唯一一尊未经人工修复的,连衣纹、发丝都还清晰可见。导游说,这是得益于他的低姿态。首先,兵马俑坑都是地下道式土木结构,当棚顶塌陷、土木俱下时,高大的立姿俑首当其冲,低姿态的跪射俑受损害就小一些。其次,跪射俑作蹲跪姿,右膝、右足、左足三个支点呈等腰三角形支撑着上体,重心在下,增强了稳定性,与两足站立的立姿俑相比,不容易倾倒、摔碎。由跪射俑想到处世之道。我们要像林散之和跪射俑那样,保持生命的低姿态,能避免无谓的纷争、意外的伤害,更好的保全自己,发展自己,成就自己。老子说,当坚硬的牙齿脱落时,柔软的舌头还在。学会在适当的时候,保持适当的低姿态,绝不是懦弱和退缩,而是一种聪明的处世之道,是人生的大智慧,是人生的大境界。

(五)要博爱。林散之一生磨难,但他始终怀着赤子之心,做到爱国、爱家、爱人民。关于这点,有几则小故事。

林散之书名大振后,日本代表团来拜会,提出要在其家中相见,可当时林老身居陋室,中方担心有碍体面,林散之便提出在玄武湖公园见面,日本人来,就说他在公园看菊展,这样一来,既实现了中日书法的交流,又维护了国家的尊严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林散之得知大兴安岭发生森林大火,便对桑作楷说“魏老捐了一万元,我要写多少张够这个数?”后辈们劝其不必写那么多,他执意不肯,一连写了几十幅,义卖所得全部寄往灾区。

在乌江镇,他正直善良、乐于助人的名声比才名还大,在百姓眼里,俨然就是菩萨,人称“林五仙”。在一个深秋之夜,天气很冷,林散之一觉醒来,听到屋后有异声,便披衣起床,出门看见两三个身影,蹲在那里锯树,他轻轻走过去,蹲下来帮着拉锯,偷树人抬头一看,竟是主人“林五仙”,连连磕头求饶,转身想溜走。林散之叫住他们,说:“继续锯吧,树已锯了一半,留下也没用,锯好抬回去,以后要用,白天来,说一声就行了。”

林散之在江浦县任副县长时,起初是分管福利工作。1957年“大鸣大放”时,县人民政府贴满了大字报。林散之办公室门两侧贴了一份对联式的“大字报”,一侧曰“阿弥陀佛”,一侧曰“有求必应”。

孟子曰:爱人者,人恒爱之;敬人者,人恒敬之。林散之是爱人的,人们也以不同方式表达对他的怀念和景仰。

周恩来同志生于1898年3月5日,林散之同志生于1898年11月20日,他们俩是同龄人。今年,既是敬爱的周恩来总理诞辰110周年,也是林散之诞辰110周年。在特定的历史时期,周恩来同志深受佛教思想的影响,可以从他的《自励》诗和日前新华社解密的《高考‘落榜日记’》中寻觅到。如他在《自励》诗中写道:“面壁十年图破壁,难酬蹈海亦英雄。”在1917年落榜日记中,他说:“佛说报恩为无上,我连恩还未报,又怎么能够成佛呢?”(1月1日)“我自前天忽然的醒悟,将从前一切事体看成不足重的事、不足取的事,心里头非常的快活。‘以前种种譬如昨日死。’……我这时候的喜欢,好像比平常人信宗教还高兴十倍。宗教家常说人要信宗教就是‘更生’、‘重生’。我觉得我这回大领悟,将从前的全弃去了,另辟‘新思想’,求‘新学问’,做‘新事情’,实在是同‘重生’、‘更生’一样子了。”(2月17日)

周恩来从有过“面壁”和“成佛”的思想,到成为共产主义战士、革命家;林散之从出家做居士,到终身渴盼“生天成佛”,成为人民喜爱的诗人、画家、书法家。他们都爱着中国这片土地,接受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。这仅仅是一种巧合吗?不是。文化细节决定历史。我们研究林散之,必须要研究文化细节。只有研究文化细节,才能深入、拓展、升华,才能贴近实际、贴近群众、贴近生活。(完)

 

 

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窗口

上一篇:随笔禅话—— 恶念有毒!
下一篇:最后一页
版权所有:雅安佛教 联系QQ:106889 联系邮箱:106889@qq.com
最佳使用效果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6.0及以上版本

蜀ICP备13007375号

返回顶部